<em id="mqukk"></em>
    <tbody id="mqukk"></tbody>
    <li id="mqukk"><acronym id="mqukk"></acronym></li>
    <progress id="mqukk"></progress>

    1. 如何在越來越難的新媒體中逆流而上?

      日期 2016-02-28 閱讀( 1950 )

      當我做新媒體邁入了第六個年頭。感覺到了周遭環境的劇烈變化與不可控性。有一些純粹的東西正在消失,有一些在商業層面上更高維度但不那么純粹的東西正在占據我的心。我說不出是好是壞,白天我覺得是好的,因為這表示著進化和發展。但深夜我又覺得是不好的,因為曾經最引以為傲的遣詞造句,對某個詞的琢磨,這些環節正在逐漸被擠壓。 2015年,于我而言,是倍感水深火熱的一年。我并沒有覺得這一年我們團隊做得足夠好,有太多的地方必須得改進。有太多經驗都是錯誤的。有太多堅持都是虛妄的。但又有一些改變其實是不值得的。 這一年我看著很多曾經代表先進生產力的新媒體漸漸脫離第一梯隊;而就在所謂紅利期已過的階段,又半路殺出好多個程咬金,一舉上攻占據有理位置;這一年看著一些團隊的分崩離析,一如他們所嘲笑的傳統行業。這一年馬太效應凸現,團隊化,資本化,產品化都是關鍵詞。于是到了年底,新媒體的定義已經不再是原來的定義了。所謂,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。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恩怨,是非,愛恨情仇。

       

      之于媒體,它的黃金甲到底是什么?是分發渠道嗎?是技術嗎?是媒介載體嗎?還是內容?我相信大多數有些經驗的人都言之鑿鑿地選擇“內容”。然而,我們選擇了內容,但用行動走向了其他。傳統媒體最有價值的一批人正在出逃,他們曾經是用數周寫得一篇深度的人。他們曾經為自己每一次洞察而歡欣鼓舞。直到世人不斷地告訴他們,你們落伍啦。你們寫的沒有人看啦。你那么認真,只有幾百個點擊。 直到比他們先走一步的人,在聚光燈下獲得了票子,榮譽和光環。 我并不認為他們有什么錯。我們不能自己耐不住寂寞卻讓別人去堅守。畢竟每一個人自己的人生對于自己都是天大的事情,對于別人都只是旁觀而已。但我為這個行業感到一些可惜,因為他的核心正在喪失,雖然娛樂化,通俗化是這一波互聯網內容的大勢所趨,但是物極必反,有一天,人們會發現自己是匱乏的,是需要內在的。這個時候,舉目四望,除了會寫段子的,會寫爆文的,都沒有幾個真正能做到洞察的媒體人了,這是行業的巨大損失。 (此段總結感謝水總的頭腦風暴,么么噠)


      對于沒有特色的新媒體紅利已經結束;對于有特色的新媒體,紅利永遠存在。 2010年的夏天,我注冊并認真運營了新浪微博。這是對于草根小玩家而言最美好的時代。所有用戶都會被一些些新鮮的東西所刺激到,所有用戶都飽含著激情,好奇心。我很快就進入了TOP 50榜單。那一波起來的,今天還叫得出名字的,已經沒有幾個了。而在當時,大家都覺得 我們已經占據了先發優勢,后面再進入的希望不大。 就這樣,直到2013年,沒趕上第一波的有才的人們,卯足勁殺入了微信,因為他們沒有微博的運營負擔,也沒有對微博流量的依賴,還沒有對微博玩法的思維定勢。所以起得特別快。而那些微博大號們,還沉浸在微博的世界,想離開但又沒有精力,也沒有深入去鉆研微信,后來,其中一大半都掉隊了。2014年,微信公眾號大紅大紫,這又是一波美好的時光。我還是幸運地擠進了這一波。但比起最強陣容,自認為還是差了很多。這時,我周圍的微信大號們的論斷是,微信這么封閉,紅利期已過。后面來的都沒有戲啦。不過基于上一次的教訓,我相信,肯定還有戲。 于是,2014年下半年到2015年下半年,都冒出了若干個超級牛逼,風格特別鮮明的新媒體。今年,依然是這樣。只要你找到與眾不同的點,會一些時代的打法,你就能夠在這個時代發光。如果你只是還不錯,但并沒有什么特別的,那就只能平平庸庸了。


      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宿命和局限。上文說了,你只要有特點就能突破,這一段再說下特點的局限。 你擅長深度,你的瓶頸和制約就是在深度。你擅長漫畫,你的漫畫風格就是你的局限。你過去所擁有的,替你打下江山的,就是你日后的疆界所在。 如果你足夠幸運,你掌握的技能是基于大市場的,那么恭喜你,你的極限值比小眾市場大一點。但是依然有極限。如果你比較悲催,那你再努力,再努力,在這一個維度,你就只能這樣了。 突破極限,往往是另辟蹊徑,所謂打通任督二脈是也。并不是在原基礎上修修補補。能不能突破視野的極限,格局的極限,一看你是否依然保持求知欲,是否仍然恐懼與不安,是否仍然需要進步而不是自滿。二看,你是否能在最佳時間拋棄過往,涅磐重生。三看時也,運也,命也。


      誰都沒有挺過生存期。 這句話是昨晚一個妹子告訴我的。當時心中為之一振。這個妹子當年游戲做得好好的,去做廣告行業,廣告做得好好地,竟然改行做了產品經理,還突破重圍任職于知名互聯網公司。 而在上個月,一位教育界大佬對我說:你公司之所以活著,是因為你很小。你只要稍微冒頭,就有人會搞死你。因為你太小了,所以活著,而不是你足夠好。 這兩段話,異曲同工。 是的,沒有哪家新媒體可以驕傲的說,自己挺過了生存期。 好的內容產出,好的運營服務,需要優秀的人。優秀的人需要成本。人多了,需要管理成本,運營成本。冒頭了,競爭成本就繼續上升。這就是擺在新媒體公司2016年面前的問題。 信息爆炸的時代,用戶疲憊的速度高于以往太多。你需要不斷去迭代,去升級。但這就伴隨著成本上升,而基于去年新媒體獲利的數據,個人小團隊賺個上百萬,或者幾百萬。都是行業TOP了。但是一旦放大呢?分分秒離死不太遠。


      我常常和朋友打一個不恰當比方。你五年連續不斷只看蒼井空,你還會喜歡么?但是東京熱,一本道(AV制片公司)常存??赡茉谀承┠攴?,某一個藝人個人魅力能力運氣強到掩蓋整個公司所有的一切。但是這不是常存的模式。 別覺得自己有粉絲,很屌。過氣很快的。韓國女團那么火,那么光鮮,但背后的淘汰模式殘酷到欲哭無淚。 另外賺錢不等于商業模式,某人找個好工作可以拿回扣也能賺錢,但這個長久么?當個好差事,可以貪污,但進去了呢? 今天看了一篇文章,覺得特別棒。里面說:賺錢往往是基于當下的利差,而不賺錢的創業往往是基于未來的利差。但首先你得保證有足夠的糧草讓你活到偉大夢想實現的那一刻?;蛟S,這就是最殘酷的事情。魚和熊掌往往難以兼得。 今天你做新媒體是賺到一點錢了,但未來呢?你是否還在投入未來,如果不投入,和殺雞取卵有什么本質區別呢?


      好朋友說,你想這么多干什么。該替自媒體生態操心的,應該是張小龍,而不是你。 我想他說的特別對。 人最可怕的,是沒有擺正自己的位置。 你是操盤手,那就不要過多停留在細節。 你是局內人,那就好好做好自己的事情。 對于我而言,做好內容,做好產品,做好服務,創造出價值。是最重要的事情。 麥克阿瑟說:老兵不死,只是慢慢凋零。其實每一個產品,每一代的企業,都是如此。我們能做的就是好好去做當下,無論外界怎么滴,堅守自己的原則和調性,不墜青云之志。其他的,就交給時代了。